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经验交流
广安市救助管理站关于流浪儿童形成的原因分析及生存现状的对策建议
作者: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7-09-19 17:04:45 【 分享到:

《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1)》指出,儿童安全保障是中国儿童福利中的一个薄弱环节,特别是针对孤儿、残疾儿童、流浪乞讨儿童、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子女、受暴力侵害和虐待儿童,以及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等“流浪儿童”的保护问题尤为突出。这是我国首次提出“流浪儿童”的概念。事实上在我们在对流浪乞讨儿童流浪成因的调查中发现,孤儿、残疾儿童、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子女、受暴力侵害和虐待儿童流浪的比重也是相当大的。流浪作为一种生存状况或生存方式与人们的价值观念相背离,流浪状态和流浪生活是一种当事人的无奈。面对现实,从我国流浪儿童的现状入手分析,对症下药,预防流浪未成年人群体的扩大,是目前流浪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当务之急。

我站通过对流浪未成年人案例统计对流浪儿童流浪源头进行研究,并进一步根据流浪儿童流浪的成因,提出建议对策,以期增强预防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让流浪儿童尽快走出困境,拥抱未来。

一、站内流浪儿童基本情况

2002年成立以来,我站每年救助的流浪儿童大约在500人左右。从地域分布情况看,流浪流浪儿童主要分布呈现城市少农村多的特点,其中农村流浪流浪儿童约占流浪流浪儿童的三分之二。从流浪的成因看,流浪流浪儿童基本为孤儿、残疾儿童、留守儿童、单亲家庭子女、受暴力侵害和虐待儿童,约占流浪儿童的四分之三。

与其他儿童的生活质量相比较、与同类成人救助对象相比较,由于监护人、家庭和社会等诸多方面的原因,他们缺少必要的监管和保护,健康及心理问题不被重视,身心两方面都出现不良趋势:身材瘦弱、不重视仪表;不愿与人交流、对生活没有热情,有的思想极端、甚至有暴力倾向。如何管教与安置他们,给予他们适当的教育和生活照料,不致重复流浪,是当前救助工作的一大难题。  

二、流浪儿童流浪成因:

(一)经济压力:我国目前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社会结构的变化,城乡差距加大,贫富差距加大。城乡低收入人口相对贫困现象日趋明显,为了“赚钱外出打工人员逐渐增多,留守儿童、因父母双方分居两地感情破裂离异的单亲家庭儿童也逐渐增多。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儿童因家庭教养缺位,情感缺失导致心理畸形发展,极有可能叛逆流浪。到我站接受救助的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儿童多表现为内心封闭、情感冷漠、自卑懦弱、行为孤僻、缺乏爱心等,拒不合作和沟通困难的情况经常发生。另外孤儿和残疾儿童由于家庭经济原因被遗弃的情况也很多。服刑人员的孩子的孩子因为寄养家庭经济原因被遗弃的情况也很多。

(二)传统观念:在农村地区,多子多福和养儿防老的观念还在流行,以至于在我国某些农村出现了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恶性循环,一般每个家庭都有三四个孩子,甚至更多。家长要同时供养几个学龄儿童,这对原本贫困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经济压力大,家庭环境长期得不到有效改善,极有可能促生暴力家长。另一方面,“子女是父母的所有物。”这样的传统观念也常常使家长以打骂,甚至恶性体罚、虐待来管教孩子。孩子长期处于暴力的环境中,自己也会暴力地对待他人,人际关系的不和谐,也往往导致儿童流浪。

(三)教育失当:很多学校运用“填压式”的教学方法,单纯追求升学率,给孩子极大的压力。有些家长因为孩子成绩不好、早恋等问题,采取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使子女形成逆反心理,赌气出走,从而流浪社会。一些学习成绩不好,在家庭和学校乃至学生群体中经常被忽略、蔑视的学生,会成为“边缘人”,容易产生厌学情绪,以至脱离学校和家庭,转向社会成为流浪乞讨人员。

(四)家庭因素:一部分家庭解体直接导致孩子失去稳定的家庭环境,造成情感世界的缺失,孩子在受到身体或心灵伤害后会离家出走。有些孩子受到家庭暴力的伤害,家长粗暴的教育方式把他们推出了家庭,只得流浪社会。近年来,留守未成年人流浪社会是较为普遍的现象,父母外出打工,子女跟随老人生活,由于监管的不力,许多孩子出现自卑、敏感、暴躁等不良心理,最终沦为流浪儿。

(五)自身原因:未成年人好奇心强,好模仿,而且逆反心理强,心理素质比较脆弱,不具备分辨是非和解决生活中复杂问题的能力;同时心理承受能力较弱,一旦家长或老师的教养方式失当,就会导致一些性格偏激的未成年人负气离家闯世界。还有一些未成年人,特别是农村未成年人,看到很多同村的人外出打工,也就萌发了外出打工的念头,但是他们受谋生能力所限,往往难以得到安定就业,反因衣食无着而四处漂泊。

(六)网络文化影响:随着网络的广泛普及运用,人们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发生着巨大变革。网络像一把双刃剑,在造福人类,给人们生活带来便捷和效益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了一些消极影响。由于未成年人尚处在青春期,主观心理不成熟,缺乏社会经验,独立性、自主性、自控性较差,缺乏自我评价能力及是非曲直的评判力,极易接受网络诱导,形成错误的价值导向。有的流浪未成年人终日沉迷网络,厌学、逃学、甚至失学,迫于学校和家庭的压力,最终导致流浪;还有的流浪未成年人,识人不清,容易被花言巧语蛊惑、蒙骗,网恋被骗、陷入传销组织等案例屡见不鲜;更有甚者在网络上结识社团,走上犯罪的道路。

三、流浪儿童源头预防工作探索

(一)协调城乡发展,完善社会保障制度。

近年来,我国已经努力协调城乡的发展,消除两极分化,建立完善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也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仍有一些具体的问题亟待解决。要对流浪乞讨者的救助真正产生实效,实现保障人权的根本目的,必须大力的发展农村经济以及运用政府的调剂手段,建立完善的生活保障体系,通过建立和完善医疗保障、最低生活保障、教育保障、养老保障等制度,扩大贫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和农村养老保险制度的覆盖面,使农村中老有所养,弱有所保,痛有所医,幼有所学。从源头上制止未成年人因贫困而流浪乞讨的行为。

(二)完善立法,保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在我国,除了宪法规定的对未成年人的一般保护原则、行政部门和某些地方制定的一些救助具体办法和措施之外,最高权力机关制定的法律层面的救助几乎属于空白,相关的救助政策和法规操作性也还有待提高。因此,我们应当从立法的角度对此予以增补和完善。要明确监护人职责,强化其责任心,避免因监护不力而导致的未成年人流浪或犯罪现象。同时,对虐待、遗弃未成年人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不履行监护职责的也要追究责任;对操控、教唆、引诱、威逼未成年人乞讨或犯罪的不法分子要严惩不贷。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必须要有法律做依托,才能真正维护他们的权益。

(三)建立联动机制,实行全方位社会干预。

一是强化监护人教育。帮助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明确自身的法定职责和违法责任,了解未成年人的特点和合法权益。二是完善以社区组织为主的问题家庭的监督机制。对本社区有未成年人的问题家庭进行筛查,建立重点监控系统,及时发现使孩子处于不利或危险境地的问题家庭。 如果由于监护人暂时出现问题,未成年人无人抚养、照顾,或被遗弃、遭虐待等利益受到严重威胁,无法与监护人共同生活时,由社会福利机构、社区或寄养家庭进行妥善安置。三是通过整合学校、社区等各种社会资源,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建立专门的工作机构,形成属地管理、部门协调、齐抓共管的格局,建立预防未成年人流浪、救助保护流浪未成年人的联动长效机制。

(四)建立完善社会救助体系,解决流浪乞讨未成年人安置问题。

根据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规定,对流浪未成年人的安置处理办法主要是:通知其亲属或所在单位接回,由流出地民政部门接回,送户口所在地或住所地安置。而在实际工作中,并没有相关制度和机构可以保证单位、所在地或住所地能够对流浪未成年人进行合理的安置。救助后又重复流浪的情形屡见不鲜。我们必须建立完善的社会救助体系,才能妥善处理好流浪乞讨未成年人安置问题。为此,我们建议:一是引入社会工作理念,对救助站的未成年人进行一些心理上的矫正,并将流浪未成年人送回家庭、学校和主流社会,使他们重新融入家庭人际关系,重新融入居住区和学校生活,恢复与同伴、老师及邻居的关系。二是无监护人或监护人外出务工的,建议由当地居民委员会或村民委员会承担临时监护人责任,为未成年人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生活和就业环境,解决后顾之忧,防止其再次流浪。三是对查不清姓名地址的残疾、智障流浪未成年人,在规定时间上报有关机构批准,由流入地福利机构进行长期安置,以期为这些流浪未成年人解决长远的生活问题。

(五)建立专业化工作队伍,对流浪乞讨未成年人进行特殊教育。

流浪未成年人教育程度偏低且参差不齐,普遍存在心理和行为偏颇的问题,需要为他们提供心理疏导、行为矫正和技能培训,以特殊教育重建他们的人格和成长路径。但是,目前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并没有形成一套系统的教学理论、方法、教材、设施和规范,也缺乏专业的从教人员,难以适应特殊教育的需要。此外,根据规定,救助保护中心只是临时性的救助机构,对大多数存在严重陋习的流浪未成年人来说,无法从根本上对其进行思想教育和行为矫治,因此部分流浪儿被送回家后,坏习惯仍然存在,也还会因为贫困或者没得到教育政策扶持等原因游离于教育制度之外,造成重复流浪。对这些无依无靠、无家可归的流浪未成年人,我们不仅应在生活上给予精心照顾,切实保障流浪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生命安全,还应配备专职教师,搞好特殊教育,针对流浪未成年人的流出原因、年龄结构、文化和智商程度等不同情况,实施因人施教、灵活多样的教育方式,在传授基本文化知识的同时,进行心理疏导和行为矫治,从思想上转变其认识偏差。通过开展一些有益的活动丰富生活,激发他们的学习和生活热情,促进他们健康成长。

(六)加强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和法制教育,倡导网络文明。

    学校和家庭应充分了解未成年人心理发展特点,培养正确的网络使用意识和上网法制安全意识,增强其道德判断能力,使其在思想上认识到网络不良文化的危害。有关部门应积极探讨网络新问题,增强对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和法制教育,让他们在使用网络的过程中遵守社会公德和法律规范,与他人友好进行交往。另外还应加强对互联网的监管力度,加强行业自律,加强技术排查、内容查核,净化网络环境,为青少年营造一片健康、安全的网络空间。